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八卷:第七章 天生福星

    时间:2018-06-11 从昏迷中一下子清醒过来,我睁开眼睛,只见周围一片黑暗,自己不晓得躺在哪个房间里的床上。
      自从获得黄晶石之后,我就事事履险如夷,不曾遇到过这样的凶险,也难得再受到如此重伤。这次的事情,实在是一个警惕,一方面是敌人的奸计确实歹毒,一方面却也是我欲令智昏,过于自信,所以才大意为人所趁。
      暗算羽霓、羽虹,这两件具有高度危险性的难事,被我近乎艺术地完成,在得到自信的同时,多少也鬆懈了警戒,这件事情真是该引以为鑒,毕竟一个人没有多少条性命可以随便丢掉。
      我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让自己习惯黑暗与寂静,先不去想其他的事情,只是用心观察自己的身体状况,因为这是我之后一连串行动的根本。
      得到的结论非常糟糕,邪莲的三灵一体邪术,实在是吸血族中另辟捷径的进化术法。实行进化之术的吸血鬼,必须有孕在身,不断地炼化与吸纳腹中血胎,在体内形成第二个气血循环,与本身气轮相辅相成,力量加倍提升。
      第一阶段完成之后,第二步要作的事,就是吸蚀胎儿生父的精与血,像是一只邪毒的黑寡妇蜘蛛,在交合后吞噬雄性,作为本身与胎儿的养分,最后合父、母、胎儿三人的精血于一身,三灵一体,突破吸血鬼本身的力量範畴,完成终极进化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
      邪莲吸蚀我的精血,几乎已经完美成功,对我的血肉骨髓造成严重伤害,只是因为被阿雪给打断,我才没有当场死亡,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个伤势的棘手,加籐鹰才断言回天乏术。事实上,若非有绝顶高手及时运功抢救,我不可能活到现在。
      (妈的,手指可以动,但手臂却抬不起来,这样下去岂非成了废人?)
      我心中大骂不休,正自思索该怎样解决眼前的困境,门口突然「咭」的一声打开,有人进到屋里来。来人开门与脚步声异常寂静,加上刻意保持黑暗的做法,让我明白到这人的不怀好意。
      (屋漏偏逢连夜雨,他娘的,是什么人摸黑来暗杀老子?)
      欲动乏力,我唯一能作的事情,就是装作昏迷不醒,尝试凝聚一丝气力,作出逃跑或奇袭。
      令人直冒冷汗的紧张时光,一分一秒地流逝,虽然时间不长,但肌肉的紧绷,却几乎耗光了我所剩无多的体力,好不容易才等到那人站在我床边。
      敌人即将下手,我却还无法把握到来人的身份,心里着急,却听到那人突然深吸了一口气,隐约冒出了一声抑制住的啜泣。
      「畜生!不只是我…连我姐姐也搞。」
      是羽虹!
      我意会到这个事实,羽虹已经一掌打了下来,我想要控制羽虹体内的淫神,却知道有九成来不及,心里正自焦急,蓦地,一股冰冷的感觉,像是潮水一样瞬间瀰漫过整个房间,让人全身的汗毛都竖直起来。
      这感觉…是剑气!是绝顶高手所迫散出来的警告剑气!
      羽虹判断出实力差距,不敢逗留,第一时间破窗而出,身影消失在黑暗夜色里。
      致命危机解除,我鬆了一口气,却没有尝试挣扎起身,而是向着尾随羽虹前来、站立在门口的那人,淡淡说话。
      「还在等什么?既然来了,就进来吧。」
      在我说完这句话后不久,一个有着巨大存在感的人影,出现在我的床边。
      一双皎洁的龙角之下,碧绿如翠玉的髮丝,简单而贴顺地垂过耳梢;身上的鲜红旗袍,一条黄色金龙盘缠旋绕,从怒突的高耸双峰,準确地勾勒出惹火之至的曲线,令人目眩心蕩,而滚着银丝的玉带,却把小蛮腰扎得纤不盈握,只不过配上腰间的那柄斩奸长剑,妩媚风情尽数转为凛然正气,教人不敢亵渎。
      室内没有点灯,但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边,就彷彿在黑暗中自成光源,让人无法不去注意到她;去注意到她的迫人气势,去注意到她的惊人美丽,去注意到她的领袖威严。
      这确实是她独一无二的特质,在东海最黑暗的日子里,她是海民们唯一的希望,恍如暗夜明灯,带领她的子民拥抱黎明,即使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,我却仍是忍不住为之所震慑。
      四大天女之中,我每次看到月樱,都会惊艳于她的娇美,尤其是在男女欢好之际,她柔媚冶艳中带着圣洁的特有气质,常常让我看得迷醉不已,有着片刻失神;但是我此刻眼前的这名女子,每次相逢,我都不由自主地为她的明艳英武、钢铁毅力所折服,想向她致上敬意。
      只不过,这个情形在这一次有了改变,当我们两人默默凝视良久后,我把这改变具体表现在我的称呼上。
      「很久不见了。画眉,你好吗?」
      这该是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,之前我总是敬畏地喊她「龙女姐姐」,现在却喊出她几乎不为人知的本名,但李华梅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在刚刚的沉默中,她似乎就已经在等待这句叫唤,一听我开口,眼神陡然亮了起来。
      「真、真的是你?我一直都在怀疑,但直到此刻,我才知道真的就是你。」
      「哦?为什么?因为我今天喊出了你的本名?」
      「不!因为只有今天,你看我的眼神中没有敬畏与遵从,而是像十二年前的你一样,单纯把我当作一个女人。」
      简单的说话,一件本来应该难以解释的事情,被轻轻揭过,反而成了我们之间的默契。
      那年,李华梅因为反抗军钱粮缺乏,依照多年前神秘男人的预言,到娜丽维亚募集军资,失败而归,却在归途的小酒馆中遇到我,一夕情缘之后,她以至尊功为我驱毒疗伤,当时的我面目未复,李华梅并没有认出什么;但是当我回复本来面目,被鬼魅夕追杀,与她在娜丽维亚碰头时,李华梅就已经惊于我的样子,竟与她多年前的救命恩人一模一样。
      正因为对此牵挂不已,所以她后来到南蛮时,特别来见我,一再试探确认,却发现两个人确实有所不同。
      「在诱里,你在史凯瓦歌楼城、在兽族阵营内,我都曾从旁注视。那时的你,确实与他不同,除了一点…那就是你与他一样,都在我最需要的时候,给我帮助。」
      提供军资、揭露黑龙会生体实验的阴谋、让羽族流亡东海、促成国际共识,协助反抗军…这些事直接与间接地帮到李华梅,让她无法忽视我的存在,直到今日。
      「也许,我一直在期待你变成他,所以在南蛮,才会那样和你说话;但今天我终于能肯定,你与他就是同一个人,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…你能解释我的这个疑惑吗?」
      「可以,但或许会更让你乱上加乱。」
      李华梅既然在南蛮曾经窥视我多时,想必早已知道我会淫术魔法之事,不用在这上头作隐瞒,所以我就从这上头作解释,说我身为淫术魔法的传人,意外得到了一枚黄晶石,穿梭时空,发生了十二年前的种种。
      我的体力很差,几次险些说不下去,都是李华梅握住我的手,传输一股极为受用的真气入体,让我身体暖洋洋的,有力气说话。从这真气的感觉,我知道救我一命的人就是她,多半是她与卡翠娜一同到…不,尾随卡翠娜而来,因为眼前的这只画眉鸟,是一个很喜欢跟在别人后头当黄雀的女人。
      「…在回程的时候,黄晶石毁了,我也就失去了穿梭时空的能力。一切就是这样,只看你信与不信。」
      「要判断一个男人的话,不用听他的话,只要看他的人。你就好像是上天赐给我的幸运星,对于你的解释,我全都相信。」
      李华梅坐在床边,与我一手相握,苗条纤细的龙女香躯贴靠着我,传来阵阵大海的芬芳;她放下身为领袖的威严,软语温言,开心时就绽放欢笑,璀璨如同夏花,比天上太阳更为炫目迷人的风情,让我体验到这名龙女另一面的魅力,在这一刻,我确实觉得,我们两颗心没有隔阂。
      「…这么说,你也没有未婚夫棉?」
      「从来不曾有过,勉强要说有的话,就是族中长老点选出来的几个人,不过已经全部死在第一线了。」
      「在小旅馆的那个晚上,你还说自己从没那么爽过,根本是骗人!十二年前的那天,你在树林里头的浪叫声,淫蕩得不像是初夜啊。」
      「哈哈,对于初见面的男人,总要顾到一点他的尊严,如果我对你说你不过尔尔,比不上我过去的男人,又在事后拿光了你的钱,你会服气吗?」
      「不会,我一定会天涯海角去找你讨债,还会四处宣扬你的恶行,让你身败名裂。但是,以我现在的心情来说,画眉,我并不希望你把那看做是一场交易,你的身体、你的尊严,都是无价的,你别太贬低自己。」
      原本我对李华梅的敬仰与佩服,在我心中能用同等高度直视她之后,发生了改变。我发现她似乎有点过度执着于反抗黑龙会的圣战,为了能让反抗军获胜,不惜一切付出,以堂堂五大最强者之尊,竟然愿意在小酒馆内,对一名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献出肉体,儘管这是因为过去的因缘影响了她,但长此以往下去,实在不是什么好事。
      不过,李华梅对我的劝说不置可否,微笑着转头不语,看到她这表现,我只有转换话题,把刚才睡梦中守护精灵的警告,对她提出。
      「…果然是这样,我就一直觉得那幽灵船有古怪,所以亲自来看,想不到黑龙会居然狡猾若此…」
      李华梅眼中闪动着智慧的光芒,却无怒意,她本来就是极具军略长才的女提督,率领舰队连战皆捷,只要把正确情报告诉她,马上就可以策划出辛辣战术,给敌人迎头痛击。
      只不过,当她说出了她的作战计划,希望我能配合时,我们却发生了冲突。
      「等等,照你这战法打下去,不光是黑龙会,连邪莲…我是说连那个女吸血鬼也会被消灭了?」
      「当然。把敌人引诱出来后,用最强实力一次消灭,这是最快也最直接的战法,所以我秘密前来,连目前反抗军中最强的空战队伍也随行,就是要在蓬莱岛战线出现问题前,把幽灵船一举扫蕩掉。」
      李华梅道:「虽然你说那位吸血女是被操纵洗脑的无辜受害者,但是在黑龙会的计划中,她无疑已经成为唤醒幽灵船的关键,如果让她继续生存下去,太危险了。」
      讲述着预备的战术,如何诱敌,如何分兵包围,由谁去对付天海幻僧,用什么阵形去格杀武奸异魔,李华梅的眼中闪着决断光彩,完全散发着一军之主的气魄,但我却听得背后发汗,因为如果照她这么执行下去,邪莲就必死无疑,李华梅甚至把敌方最强的武奸异魔交给旁人围攻,自己亲自去格杀邪莲。
      「如果是真正的幽灵船,那就麻烦了,但在她真正得到幽灵船的邪力之前,目前的能耐不过尔尔,我有九成把握在三招内杀她…你的脸色看来似乎不是很好,伤势还很重吗?」
      我的脸色会好才有鬼。如果真的被你在三招之内杀了邪莲,那我这边就要完蛋啦!就算邪莲对我再怎么不重要,我也希望她能好好活下去,毕竟大家怎样都有一份露水春情,不想看她莫名冤死啊。
      李华梅聪明绝顶,单纯用谎话,肯定是骗不过她,所以我只好有什么说什么,用略为隐讳的说法,把当初我与邪莲的相识、交往,简单快速地说了一遍,并且婉转地请她手下留情,放邪莲一条生路。
      「哦,很有意思,你对她这么有情有义,真让人羡慕呢。」
      李华梅目光流转,一双明眸似笑非笑,若有深意地看着我,看得我头皮发麻,明知道不该在一个女人面前,提起另一个女人,却又不得不向她求助。
      「你这么深恩重意,是件好事。但是我的小情人啊,你身边有一个美如天仙的小狐女;又夺羽二小姐的珍贵红丸,连她姐姐都没能逃出你的魔掌,现在心里还记挂一个吸血艳女…真是琳琅满目,你的情意到底对谁多一点呢?」
      「你漏算了一个,在我面前还有一个倾国倾城,只手操控东海局势的龙女提督,当我眼睛看着她的时候,我对她的情意最多。」
      与其说示爱,这句话更像是轻薄。李华梅不是霓虹能比,我并不想讨口舌便宜,但现在正在与她争取谈判,如果男女之间的地位落在下风,会非常吃亏。
      幸好,李华梅的人格本质,是一个军事统帅,不是江湖名侠。一般的善恶观念,她并不是很执着讲究,否则光为了我对羽虹作的奸辱,她在南蛮就把我给宰了。
      单纯讲究善恶观念,那就没有得谈,只能直接摊牌两瞪眼,但如果大家撇开善恶观念,只讲利益,这世上就没有不能谈的东西。
      「唔,说起来,你在诱里出生入死,我都没有回报你什么,这次是该还你人情。」
      喂!喂!喂!你这女人太诈了吧,我出生入死的报酬,你一次人情就抵帐了吗?
      「这个人情虽然不大,但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,对吗?」
      女人,这叫做趁火打劫!你十二年前没这么奸诈啊。
      无视我的感歎,李华梅说出她的条件。军情紧急,她不能给我太多的时间与机会,所以从现在开始的十五日之内,她会回蓬莱準备攻击,如果到时候我还不能把邪莲救出,她将会亲自率军,把邪莲给彻底消灭,以防幽灵船重现。
      十五天,时间不算长,但也算是合理,因为这件事并不是时间充裕就能完成,如果十五天之内无法做到,那就算延长一年也没意义,当然,如果能延长一年也是不错啦,因为说到底,反抗军的兴亡与我又没什么关係…
      「但是,在这个约定生效之前,你要先做到一件事,不然这个约定就不存在。」
      「什么约定?」
      「单单凭你一个人的力量,不足以从黑龙会手中抢人,就算加上你身边那个漂亮的小狐女,也敌不过武奸异魔。想要成事,除非能请动我大师兄出马。」
      「你要我请加籐鹰出山?」
      李华梅向我解释,黄金龙族的镇族神功,上天下地至尊功,共分为三部份:最深奥精妙的天罡气诀、刚柔并济的地霸气诀,还有入门的至尊功。加籐鹰虽然未获传授天罡气诀,但却得到重宝斩龙刃,使刀弄剑的修为犹在李华梅之上,若是他能出山,不只我的行动胜算大增,对反抗军也是大有好处。
      加籐鹰退隐多年,甘心当一名小厨师,没没无闻,想要让他再披战袍,那真是谈何容易,不过李华梅教我一套说法,凭此与加籐鹰交涉,成功可能性大大提高,只是…
      「不但要料理掉幽灵船,还要帮你请大师兄出山,画眉,你真是一箭双鵰,佔尽了好处啊!」
      「我李华梅所中意的男人,不是看身家地位,而是看本事。小情人你来东海,不就是为了干一番事业,让我刮目相看吗?这就是你表现的时候。」
      李华梅傲然笑语,激励似的在我背心拍了两记,我身体往前一倾,视线居高临下,从她薄绢丝袍的领口望进去,清楚瞧见两座饱满雪白的乳球,在乳兜内摇晃,把那丰腴的蕩漾看得一清二楚,实在是非常性感。
      如果单单只是言词激将,我可能嗤之以鼻,不会受这种小技俩所激,但是,当眼前出现了这样挑逗人的美乳春波,诱惑摆荡,这却由不得我不热血激昂,甚至要往上直喷脑门了!
      阔别十二年的坚挺雪乳,不知道发育成了何等美态,我很自然地调整位置,想看个仔细,不过却给一只遮在胸前的玉掌给拦个正着。
      「可以了,再看就要收钱了!」
      带有女性成熟风韵的盈盈笑语,恩威并施,让我只能垂首拜服,一口答应了李华梅的赌约。
      缔结约定后,李华梅不惜大耗真气,为我虚弱的身体固本培元,让一股雄浑气劲在我体内运行,使我能够凭之回复行动力。
      我本身因为莫名怪病,无法修练武功,一运气就会呕血,所以不能自行运气,但是从兽王拳的经验看来,我运使外来真气倒还无碍,只是要把我从这样严重的气血亏损状态中救回,纵是五大最强者级数的她,也得要耗损大量元气,起码半个月才能回复。
      而在这样的动作中,我有一丝感动,因为这也是李华梅在向我表示,她对我并非毫无付出;事实上,在我们的交谈里,我不时从她的眼角眉梢,阅读出这样
      的讯息:
      …十二年来,我能稳稳站在这位置,其实也做过很多不为人知的隐事,所以你怎么把那些女孩弄上手,我并不在意,因为我们是一样的人。可是,我有我的坚持与自尊,不想像那些小女孩一样绕着你,小情人,在你心里深处的那个女人,到底是谁呢?
      这个问题,我答不出,显然我和李华梅都需要一段时间去寻找答案,在那之前,我们的关係暂时是只能这样了。
      「对了,有件事情要告诉你。」
      临走之前,李华梅又扔来一个大问题,这问题真是弄得我灰头土脸。
      「昨晚武奸异魔奇袭火奴鲁鲁,我迟来一步,来不及阻止那妖女伤你,也来不及阻止他绑走羽霓。」
      「什么?」
      「没错,就像你听到的那样,羽霓昨晚被武奸异魔绑架带走了。」
      这个意外消息,还真是出乎意料地重大,原来黑龙会计划周密,在邪莲暗算我的同时,武奸异魔也率队出动,奇袭火奴鲁鲁的主要军营,幸亏卡翠娜等羽族女战士,在当天稍早到来,那时协助作战,空陆夹击,这才没有造成重大死伤。
      不过,武奸异魔的力量远超众人,背后又有蝠翼可空战,结果一场短暂厮杀,被他击伤卡翠娜、羽虹,还连羽霓都给掳了去。与我们交战时,被他扛在肩头的那个昏迷少女,就是羽霓。
      武奸异魔能够这样神不知、鬼不觉地上岸,固然是因为他武功高得无人能敌,但是可以旁若无人地绕过各种警哨,险些连羽族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包括李华梅在内的所有军方高层一致认为,是岛上出了内奸!
      要彻查这工作,当然是要慢慢进行,不过暂时不关我的事情,李华梅的意思,似乎是要我在救出邪莲之余,顺手也把羽霓救出来。
      这个顺便真是顺得厉害,但我也不能否认,如果能救出羽霓,这件事对我好处多多,所以也不用一口推拒,就是要看情形而定。
      我能够起身下床,接着就要开始进行我的救援大计,首要工作就是招募同伴,其中理所当然的第一人选,就是我的乖乖好阿雪,她在昨晚的战斗中大显魔威,连刚完成最终进化的邪莲都被克得死死,但她强收诅咒,自己受到魔力反噬,我很担心她的状态,才一回复行动力,马上就去探看。
      紫罗兰守在阿雪房前,一看我靠近便开始低吼;昨晚也就是靠这豹子贴身保护,阿雪才得以专心施法,遭到反噬后,又能全心消解反噬作用,现在已经能够下床行走。
      「师父,我没事的,听说羽霓小姐被抓走了,我们应该设法把她救回来,你一定会这么做的吧?」
      承蒙我的小美人儿徒弟这么看得起,真是愧不敢当,但反正便宜承诺不花钱,我就先豪勇地拍胸担保,以后再慢慢看着办了。
      「阿雪,你準备一下,顺利的话,我们很快就要动身去救人,现在我先去招募其他人手。」
      确认完阿雪队员的状态平安后,我接着就是去招募其他队员。饭堂四大金刚还有背后的加籐鹰大头目,是火奴鲁鲁岛上的人间隐士,不参与俗务斗争,即使是李华梅亲自劝说,都请他们不动,但我却佔了一个好处,那就是…敝人在下身为饭堂的伙计之一,而且…这个月薪水还没有领。
      十藏、百藏、千藏、万藏,这四条怒汉其实都是好人,在我与他们混熟之后,只要动之以情,请他们出手相助并不困难,真正的技术难关还是加籐鹰,如果不能请动他出手,单凭四大金刚与阿雪,根本就不够格与武奸异魔斗,更别说还有黑龙会的其他高手了。
      我对自己的辩才有自信,但加籐鹰显然不是一个单靠言语能打动的人,所幸李华梅早已筹谋定计,教了我一套说辞,当他们问我为何要去黑龙会救人,那个妖女与我有何关係时,我几乎声泪俱下地回答。
      「因为…因为她…她是我的结髮妻子!」
      坦白说,这句话的效果还真不是盖的,本来负手背对着我们,像尊铁塔般望着大海的加籐鹰,剎时间雄躯剧震,像头猛鹫般的急转回头,炯炯的目光直看过来。
      「是真的,我们以前在阿里布达结髮为夫妻,但她一心崇尚黑暗的强大,与我渐行渐远,最后割袍决裂,夫妻情断,没想到她竟然被黑龙会给吸收,还受到那般恶徒的利用!」
      我把真话与谎言交杂,仔细娓娓道来,唱作俱佳地说着我与邪莲曾有多少甜蜜时光、我如何重视她、夫妻分离又有多心痛、如今虽然已走在不同道上,却不能袖手旁观,一定要将她救出的认真;当然,我没有忘记说出幽灵船的阴谋。
      整个过程中,加籐鹰的大鬍子遮掩住表情,但从他拳头骨节的隐约作响声,我知道他聆神细听的专注,还有内心的激动。最后,在四大金刚的眼神鼓励下,加籐鹰点了两下头,愿意协助我救出邪莲。
      我不晓得这番言语哪里动听,但肯定与加籐鹰的过去往事有关,这才将他打动,不过,在他终于首肯协助我救人后,他所作的第一件事,却是用往常那样温和体贴的口吻,一面怜悯地轻拍我肩膀,一面为我打气。
      「别担心,梅兄弟…武奸异魔自从修练伊斯塔的赤毛鸟手后,已经不能人道,你无须为此感到不快。」
      他妈的!为什么每个人都知道我最在意的事!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2017最火av作品及番号_2015影音先锋av撸色肉_av动漫_先锋影音在线av 视频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